原来高音是练出来的

湖边漫步,开嗓,《祝你一路顺风》高音竟然也可以唱上去,用头部做共鸣。(因为没人,有鬼估计也被吓跑)

阿杜的《放手》是我曾经最喜欢的一首,多年一直都可以哼唱。每当找不到节奏感的时候,就唱这个,就会激发很多东西。“收音机一直再播,我们从前爱听的歌”现在真变成了从前爱听的歌。

想起羽泉的《这一生只为你》“只为你盈盈一笑我便逃也无处可逃”。曾经有3个人,天天去家附近北边高坡上的铁路唱歌,边走边唱,一直走到下面有流水的桥上。在上面开“演唱会”,唱着这首歌。

“拔剑斩情丝 情丝却在指尖轻轻绕都只为情字煎熬枉自称侠少英豪前世儿女情还欠你多少”我还欠自己多少,多久没有练嗓,多久没有写歌。曾经刚刚找到点门路,就远远的背离。

More...

第一次吃蛋包饭

看见有个牌子上写的蛋包饭,有点饿了,就随意的拉开了门,走进了那家让普通人望而却步的古典风格餐厅。脚下踏着10元钱买的快磨掉底的拖鞋,穿着短裤和“儿童”衬衫,装的像个老板是的走进的餐厅的深处,坐了下来。

“有菜单吗?”
看了两眼:“要一个日本蛋包饭。”
“有什么喝的?”
浪费的习惯,使我点了一个美国冰咖啡,却给我挽回了一个面子。

之后进来一对情侣,看了半天菜单,终于决定点什么,结果服务员说2个人最低消费60。看来我的浪费水平一直符合“高端”标准了。还好带女朋友的男的不是我,是我干脆一头撞死得了,没有活下去的勇气了。

More...

分页:«1»

Powered By Z-Blog 1.8 Walle Build 91204

Copyright ItPoet's blog Rights Reserved.